免费的黄片app

咪乐|直播|安卓版 最新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,我们仍要深入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,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、与人民同甘共苦、与人民团结奋斗,担负起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历史责任。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风雨潇湘剑是宁夜志在必得之物。

烟雨楼的功法本就与风雨潇湘剑极为契合,就算池晚凝现在修为不足,不能真正发挥风雨潇湘剑的作用,但属性相合,也能大大提升她的实力。再加上从公孙蝶那里得来的无定木,放眼华轮修为,估计没几个能和池晚凝比肩的了。

也正因此,宁夜不但要让池晚凝得到,而且还要正大光明的得到——宁夜的实力很强,但为了隐藏实力,每逢战时都得装孙子,靠脑子。

他自己是受够了这整天龟孙的作派,所以不想爱侣也如此。

我就是要让池晚凝公开的得到神剑。

池晚凝是烟雨楼的暗子,对于烟雨楼来说,落到她手里,就等于没丢,这很好,他们不必上心去抢回来。

君不落肯定会打主意,所以池晚凝拿到剑,借着救活宁夜直接跑路。池晚凝也是黑白神宫的人,如果是在现场,君不落到可以找借口索要,但要为此追杀就太说不过去了——机会错过了就是错过,再要就是强抢。

虽然君不落也不在意强抢,但是宁夜的面子不能不给——他很清楚这主意肯定是宁夜出的,虽然当时宁夜不知道风雨潇湘剑,事后不可能不知。

如果再去抢,那就恶了宁夜。

其实恶了宁夜问题也不大,可是他毕竟知道自己的事——这小子狡诈,安排了池晚凝跑路,没准也就学容成,藏消息于各处。

妈的!

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

君不落很无奈,所以他只能忍。

他都选择忍了,裂空天妖就更只能忍了。

好在他的主要目的是小狐狸,小狐狸已经和池晚凝定约,那接下来就等十年后好了。

在宁夜的操纵下,君不落与容成定十年之约,小狐狸与池晚凝定十年之约,再加上小狐狸滞留东风关的约定,于是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。

接下来的事,就重新归于田远中他们了。

就让他们去慢慢折腾吧,宁夜已经不打算趟浑水了。

君不落没拿到风雨潇湘剑,心气难平,直回东使府——两个白痴,怎么控制的阵法,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给捡了便宜。

东使府依旧是风波不起的模样,守卫们安之若素。

可当君不落推开中枢密室,彻底傻了……

“不好!”君不落想到什么,已向自己的秘库跑去,可惜再快也没用了。

空空如也的秘库中,只留下一行大字。

“东使藏宝,不过如此。还望东棋使再接再厉,莫再让死獠失望了。”

“死獠,我和不共戴天!!!”东使府中传出君不落气急败坏的吼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积落山。

这里已成平地。

京长夜跑了,留下了的是一个烂摊子——最显眼的就是山脉中央的那个魔渊裂隙。

由于宁夜的“反水”,京长夜没能扩大裂隙,最关键扩大了也没用,因为开辟魔渊裂隙的奖励都是通过炼狱魔坛体现的。

所以京长夜杀戮一番,没能找到那个暗中坑自己的人后,只能悲愤离去。

这也使得魔渊裂隙虽然没被破坏,但总算后果也不是太严重。

结果就是一众侥幸生存下来的修士,正积极封堵裂隙。

不过看这样子,没有一两个月是封堵不了的。

也好,正好让黑白神宫接下来可以忙活一阵。

这一战,烟雨楼死了风中肃,七个大都事前后没了三个,也不知要从哪儿去补了。

君不落则没了三个镇守使和自己的秘藏,不过他的秘密好歹是保住了——过错不是宁夜的,但功劳肯定是宁夜的,君不落损失虽大,但先后解决魔渊裂隙和容成之事,还保住了万古柳,破坏了烟雨楼的行动,所以对宁夜还是只能感谢。

京长夜则没了炼狱魔坛。

龙羽商行最无辜,丢了风魔羽不说,还先后得罪烟雨楼和黑白神宫,估计后面要好好备上重礼道歉了。

对于这个结果,公孙蝶是很喜欢的。

谁叫这羽千寻敢对自己动手动脚来着。

当然收获最大的还是宁夜。

池晚凝得了风雨潇湘剑,无定木。

公孙蝶得了部分从修士那里敲诈来的好处和烟华镜,此物可突破禁制,对她的影遁大有益处。

青临得了风魔羽以及宁夜给他的另一部分敲诈修士所得。

容成得了无垢元神。

仇不君也得到死獠的调理和部分君不落的秘藏。

大家都是皆大欢喜。

真算下来,宁夜反而是收获最小的一个——好处都给了同伴,他自己只拿了两块千机殿碎片。

哦不对,还有炼狱魔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千机殿内。

宁夜公孙蝶并排站立,眼前是一座祭坛正滴溜溜转动。

“此物要如何使用?”宁夜问。

当初策划一切的时候,宁夜本来是想骗死界珠的,但是公孙蝶却指出炼狱魔坛比死界珠有价值得多,再加上炼狱魔坛和魔渊裂隙的关系就象雨天与巧克力,也确实配得上,宁夜便选择了骗此物。

只是到了手却发现,自己不会用啊。

这刻公孙蝶笑道:“反正也不会用,不如给了我吧。”

宁夜冷哼:“我给的好处还少了?”

公孙蝶噘嘴:“小气,就这样还想追本姑奶奶。”

嗯?

宁夜一怔:“晚凝跟说什么了?”

公孙蝶却是个不害臊的:“她说什么要管?重点是……是……”

她是了半天说不下去,宁夜知她心意,笑道:“是我自己愿不愿意?”

公孙蝶终于脸红,愤怒叫道:“以为本姑娘稀罕吗?要不是我身上有禁制,我早就走了。”

宁夜随手虚点几下:“禁制解除。”

公孙蝶瞪起大眼珠子:“喂,这也太敷衍了吧?好歹装的象一些啊!”

宁夜摊手:“信不信是的事喽。”

公孙蝶狠狠踢了他一脚,指着祭坛道:“此物可与魔渊连通,只要沟通某个强大魔物,便可借用其威能。之前效果也看到了。”

“那就是说,这炼狱魔坛本身就相当于一个可随身携带的小型魔渊裂隙了?”

“没错。只不过魔渊裂隙是稳定的,魔坛却是需要法力维持的,虽然方便,却不能一直维持。”

“使用它要支付代价的吧?”

“是的,需得向魔坛奉献灵魂,若是没有,那便完成魔神的任务也可以。”

“听起来到有些耳熟。”宁夜想起前世看过的一些小说,好像就有类似这样功能的玩意儿,只是没想到此方世界竟也如此。

公孙蝶手指落下,就见那炼狱魔坛便现出一颗颗黑色晶体。

指着那黑色晶体,她说:“它叫魔晶,其作用就是开辟与魔渊的连接。每为其奉上一条灵魂,就可以根据其生命强度,得到不等的魔晶。眼前这块魔晶,总数三千左右,应当就是京长夜扩大魔渊裂隙所得,却是便宜了。若是将三千魔晶全部用掉,当可召唤一个涅槃境的魔物分身为战斗半个时辰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